青岛海尔:奥运打造世界品牌 爆发主升

发布日期:2022-01-01 17:16   来源:未知   阅读:

  20世纪90年代,在云南的亚洲象种群数量降至150头左右。多年来,为拯救保护亚洲象,云南省努力改善亚洲象生存环境。各方努力下,如今云南的亚洲象种群数量增长至300头左右。

  亚洲象种群数量的增加,离不开他们的守护。他们中的一个个个体,把工作干着干着,就干成了事业。

  从他们的故事里,也让世界看到了一个为守护自然生态、维护生物多样性而不遗余力的云南。

  在普洱市思茅区六顺镇南邦河村勐主寨村民小组一处山顶,一座近10米高的监测塔很容易引人注意,杨忠平站在监测塔最高处,手持望远镜,换着角度眺望远方。

  六顺镇长期有亚洲象群活动,是亚洲象从西双版纳迁移到普洱的重要通道。2018年,在离村镇较远的山林中,为防止野象进村入寨,当地党委政府根据大象食性,建设了1200亩的食物源基地,引导亚洲象回归山林。

  当地人给食物源基地起了个形象的名字——“大象食堂”。这里植被较好,种植着芭蕉、粽叶芦等,不远处还有沟箐和水源地。

  杨忠平所站的监测塔位于“大象食堂”的最高处——这座我国首个亚洲象监测塔有4层,登上塔顶,“大象食堂”尽收眼底。

  杨忠平清瘦、黝黑,作为亚洲象监测员,他每天会登上监测塔,也会行走在偌大的“食堂”,靠着大象留下的脚印和气味判断亚洲象活动轨迹。

  “这里有大象喜食的芭蕉、玉米,它们喜欢来。”杨忠平说,最多时,他曾监测到51头亚洲象同时出现在“食堂”里。

  “说明建‘食堂’的目的达到了。”杨忠平说,以前野象常到农户田地里找吃的,建了“大象食堂”后,它们很少进村镇游荡。

  一般情况下,一旦监测到象群踪迹,杨忠平会立即通过微信群发出预警,提醒在基地干活的农户尽快躲避或撤离。

  常年与亚洲象打交道,免不了跟象群正面遭遇。2019年12月的一天早上,杨忠平跟往常一样在“食堂”监测象群,雾太大,他没能发现在树底下休息的5头大象。突然,一头受惊的成年母象冲他走来,来不及多想,他赶紧往回跑。

  “这还不是最惊险的。”杨忠平说,有一次他不小心闯进了二十多头亚洲象的“包围圈”,所幸象群没有发起攻击。

  不止有惊心动魄,野象有时也要杨忠平帮忙。一次监测中,杨忠平发现一个象群长时间吼叫,根据经验,他认为群象存在异常状况,赶紧向上级汇报。

  思茅区林草局派出技术员和无人机监测队前往现场,无人机画面里,一头亚洲象被困在一个废弃的水池内,无法脱困,其余数头亚洲象在周围吼叫。

  当地及时制定救援方案,一辆挖掘机对水池进行破拆,被困亚洲象获救。“挺有成就感的。”杨忠平笑着说。

  有些亚洲象经常现身“食堂”,杨忠平根据各自特征给它们起了名字——有头象牙断了一截,他叫它“断牙”;有头大象看上去比其它象黑,他叫它“黑皮”。

  今年是杨忠平在“大象食堂”干监测员的第四个年头。“我和大象是有感情的,它们和我有没有感情不知道,不管咋样,我会看好它们,让它们不伤人,也让人不伤它们。”对自己和大象的关系,他想了半天,说出了这句话。

  6月13日,和领导请假获批后,陈飞匆匆给女儿过了个5岁生日,次日一早又赶赴玉溪易门。

  近期,一群野生亚洲象从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一路北移,受到广泛关注。为实时掌握象群情况,陈飞和其他专家团队、沿线干部群众围绕北移象群,展开了一场保护接力。

  今年34岁的陈飞是国家林草局亚洲象研究中心主任,今年3月24日,北移象群有可能进入普洱市墨江县通关镇一所学校,此后,他便“赖”上了象群。

  陈飞研究亚洲象断断续续有5个年头,他坦言自己不是专家,但只要媒体采访,他仍愿意分享“浅薄”的研究成果,末了总会补一句:“你们再找专家问问。”

  陈飞是湖北人,2012年从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研究生毕业后,进入当时的国家林业部昆明勘察设计院工作(现名称为国家林草局昆明勘察设计院)。此后,学森林保护专业的他常和同事到野外科考,两三年内跑遍了云南省16个州市。

  2016年,陈飞第一次与亚洲象扯上关系。当时,亚洲象国家公园进入规划阶段,根据单位安排,他在西双版纳、普洱等亚洲象栖息地待了半年,调查了解亚洲象习性,掌握其活动特点。

  后来,陈飞到西藏挂职,与亚洲象的故事被摁了“暂停键”。再次启动是在2020年8月。

  2019年12月,基于加强亚洲象保护管理工作的初衷,国家林草局党组决定成立国家林草局亚洲象研究中心,刚挂职结束回到单位的陈飞,领命成为中心主任。

  此后,陈飞和团队成员驻扎在西双版纳、普洱,更进一步与亚洲象接触。“每个月有三分之二在出差,孩子都不认识我了。”他打趣说。

  今年3月,北移象群可能进入通关镇一所学校时,陈飞正在普洱,听闻消息,根据安排,他马上和普洱市林草局工作人员赶往现场,研究应对策略。

  象群正在山上,山脚下就是学校,情况紧急。物理阻拦、食物诱导……陈飞配合沿线干部群众一起干。

  为降低象群进校概率,陈飞建议用电子脉冲式围栏。“就和触到打火机电机发出的电流差不多,不会受伤,但有威慑作用。”方案确定,陈飞马上安装调试。为确保围栏有电,陈飞自己还试了一次。

  最终,离人员密集区不到10米左右的距离时,象群绕开,大伙悬着的心稍稍放下。

  陈飞没想到,离开墨江后,象群继续北移,进入玉溪、昆明辖区,他也开始一路守护。

  为准确了解象群健康状况,好几次野象离开后,陈飞掏出自封袋,抓起象粪就撤。按标准流程,应该是戴着手套拿试管提取,可野象未必给他充裕的时间。

  最危险的一次发生在象群进入玉溪市红塔区后的一天。当时,陈飞正配合沿线干部群众劝离某一村子的百姓。百姓撤离后,象群进入村子,来不及撤离的陈飞和其他人赶紧寻找有二楼的房屋躲避。

  一时没找到有二楼的房屋,紧要关头,一起躲避大象的民警搬来梯子,大伙逐个爬到房顶,才躲开可能出现的危险。“能听到有人把瓦片踩破的声音,真的太害怕了!”陈飞事后回忆。

  每天护着象群,陈飞没时间回家,电话、微信视频里,他没把几次绝处逢生的经历告诉家人,怕他们担心。

  得知记者要采访他的故事,陈飞起初不愿意,“各级党委政府和沿线群众都为守护亚洲象付出了很多,我做的不算啥。”他推辞说。

  最近几天,独象持续在安宁、晋宁两地游走,陈飞跟着游走。22日晚,当记者询问其近况时,他发来的一段4秒钟的视频。

  在位于西双版纳野象谷景区的西双版纳亚洲象救护与繁育中心,“象爸爸”熊朝永和“女儿”然然的故事,多年来打动了不少人。

  2005年7月7日,野象谷景区观象台下的河道里,一头左后腿被捕兽夹紧紧夹住的小象,不停地甩动伤腿。

  情况紧急,81人的营救队伍迅速成立,准备营救受伤的小象。熊朝永也在其中。

  营救人员用准确射中小象臀部,利用斜坡和人力将其移动到相对安全的区域,小心取下兽夹,对伤口紧急处理。

  此后,熊朝永和这头小象朝夕相处。因为是从大自然里将其救回,熊朝永也希望其能够早日回归大自然,因此将小象取名“然然”。

  而且,然然对于人类投喂的食物非常警惕,对未知食物几乎不尝试,只会吃玉米。过于单一的食物使得它摄入的营养不足,身体康复速度很慢。

  为改掉然然挑食的毛病,熊朝永想尽了办法,他买来苹果、香蕉,自己吃一个,再扔给然然一个,一点点引导它尝试新的食物。

  慢慢地,然然放下防备,学着熊朝永的样子取食苹果等食物。熊朝永有了满足感,相处两个月多后,然然接受了这个“象爸爸”,变得不挑食了,治疗工作也有了进展。

  雨季的热带雨林电闪雷鸣,小家伙害怕地发出哀嚎。熊朝永顾不上蚊虫叮咬,把床铺搬到用石棉瓦搭建、四周无遮挡的临时药棚里,晚上听到然然叫就起来抚摸,给它哼歌。然然有了安全感,很快安静下来。就这样,熊朝永和“女儿”然然的信任慢慢累积起来。

  后来的几年,熊朝永始终陪在然然身边,然然也越来越依赖“象爸爸”,它就像是熊朝永的影子,熊朝永走到哪儿它跟到哪儿,几乎形影不离。

  然然身体逐渐恢复,野化训练也提上日程。在野外,熊朝永会给然然摘野果吃。一来二去,然然形成习惯,每次路过果树,就向“爸爸”撒娇,站在那儿不肯走,直到熊朝永爬上树,去摘果子喂它。

  贪玩的然然也“拆过家”。野化训练时需要等待然然进食,这时,为避免被蚂蟥叮咬,熊朝永会带上吊床挂在树间休息,可吃饱了的然然曾把吊床踩坏过。

  熊朝永为了“报复”,一次与然然“躲猫猫”时,故意躲在很茂密的草丛中,然然一时没找到他,急匆匆地往山下跑,熊朝永意识到不对劲,急忙冲出去追然然。然然听到他的声音立马折返,并不断大叫,似乎责备他不该开这么过分的玩笑。后来,熊朝永不敢再这样逗然然。123kjcom开奖直播现场直播

  在熊朝永的照顾下,然然健康成长。2018年9月21日,她生下一头母象小七,熊朝永也从“象爸爸”荣升成“象姥爷”。477777今晚开奖现场直播室

  在父母眼里,孩子永远都是长不大的,对熊朝永来说,然然亦如此——尽管它19岁了,有了自己的宝宝。

  但,无论有再深的情感,再多的不舍,然然始终是属于大自然的。“有时我会自私地希望然然能一直在我身边,但有时我又希望,它能真正地重返山林。”熊朝永说。

  然而,由于人类对大象的生活习性并非彻底了解,通过人工救助、繁殖的大象缺乏野外生存经验,很难真正在野外生存下来。

  熊朝永说,自亚洲象救护与繁育中心成立以来,先后参与救助过20多头亚洲象,9头小象在这里出生。“我们一直在对救助的大象进行野外回归训练,但目前来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末了,他说。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